坐起来的尸体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奇趣百科


一九九0年,刚过完大年,我哥哥就结婚了,到了晚上,有许多熟人,朋友没有走,就在洞房屋里跳起了舞,我坐在沙发上看他们跳,印象中最深刻的一个人叫张永山(真实姓名)哥兄弟三个,因排行老大,我叫张大哥。

不怎么会跳,但特别喜欢蹦,别人都停了,他还在那乱蹦。

转眼过了两年,那年我二十岁,他就患重病了,是由乙肝病恶化,引起的肝腹水,肚腹里水很多,肚子涨得很大,然后就卧床不起,不能走动。家里非常穷,有三个孩子,(2女孩1男孩)因看不起病,忙使用了些土办法,却也不见效,慢慢地就不能吃喝了,一九九二年初春,(具体哪天不记得了)晚上八点左右,人就渐渐不行了,只有出来的气,没有进去的气,不一会儿,就断了气,终年四十多岁。

我们两家沾点偏亲,离的也很近,隔三道街,频繁来往,按辈份来说,我叫他大哥,听到这死亡消息后,立刻就随父去了他家奔丧。

因为之前没有提前预备棺材,只能临时把尸体放在现钉好的木头排子上,用白布盖住全身。

张大哥家住三间草房,最东面这间住人,中间是厨房,西面这间是存放杂物粮食的地方。由于棺材没有做出来,尸体也不能抬到外面去,所以就暂时放在厨房这间空地上。

闻讯后,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人,很快屋里就坐满了,最后来的,没有办法,只能在呆在外面。那年代谁家有事鄀去,过了午夜以后,有些人觉得无聊,就在东屋炕上,玩起了三打一扑克牌。没事做的人,就靠墙腄觉。

九十年代是狗横行的年代,多数家都有狗,猫崽狗崽下多了,有时都送不出去。

到了后半夜人都犯困,这时,张大哥家猫,也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,正好从尸体旁经过,厨房也有人却没防得了。

猫这一经过不要紧,就见张哥的尸体竟然自已坐了起来,见此情景,有人就开始慌乱喊叫,睡觉的人也被惊醒了,想看看怎么回事?我们这帮人,也全都挤在门边看,看见张哥尸身坐在那,眼睛圆圆,目光呆滞,身体一动不动,唯独嘴中发出很大的怪声,哞,,哞的,活像牛在叫,至始至终就这一种声调。

看到这情况,大家说什么的都有,有说没死透又活了,有的说要诈尸,还有说不像诈尸,(其实大多数人没见过诈尸)这时那胆量小的,干脆就跑的没影了。

有人提出,去把姓潘的阴阳先生找来吧,让他看看是怎么回事,姓潘的先生,我叫潘叔,距离他家约一里,住在主道西,过了很久,潘叔带着皮包就来了,包里有笔,有纸,和几本书。我们东屋的人也不出去,就一直看着,潘叔不停地翻书找,最后说了句,是这种情况,他属于借气了,要画符驱它才管用,于是就按着书中的图案画了三个符,那三个符也看不出是什么字,歪歪转转的很像甲古文。

画完后,告诉几个附近胆大的人,用竹竿头插在纸符上,分别贴到头上,胸囗和下面。贴上后尸身就缓缓地倒下去了,也没了动静,直到第三天凊晨,就埋葬了。

多天后中午,他家张大嫂来我家,和我妈聊天,当时我正在屋里吃饭,就听张嫂说,张大哥晚上曾托梦埋怨大家,不该把阴阳先生找来,本来灵魂当时还没有完全离身,数次进出肉体,却无力把身体带活,正好借了囗猫气,坐了起来,满以为能活过来,能在阳间在呆段时间,却被那破符给气弄散了,给我自己也吓跑了,不敢在靠近身体了,所以才没有活成,非常不甘心。

另外还有件事,让张嫂子一定办到,这事己经托梦两次了,就是把他在世穿过的,那件破黄色中山装,给烧过去,因他喜欢这件衣服,以后张嫂子真把那件衣服给烧了,随了张哥所愿。

这件事是我这里发生,我所知道的唯一,一次借动物气的实例。要不是亲眼所见,真难以相信。可见死去的人,多么思念阳间啊。

真是生有时,死有时。哭有时,笑有时。福有时,祸有时。聚有时,散有时。到了时侯,一切都要了结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